江山论坛 回复本帖
叶舞风

叶舞风 进士

  • 220

    主题

  • 931

    帖子

  • 6567

    积分

【古韵今弹】借图神旅——冶父山之旅

2017-02-07 16:49:06



我有个朋友的孩子二十来岁,突然中邪了,有人推荐冶父山上有一位大师,能治此病,这时冶父山才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痕迹。其实我很浅薄,并不知道我故乡里的这座山竟然是国家4A级别的旅游景点,既然有双重原因,我自然要去看看的。
  正月初八,我用一盒德芙巧克力贿赂我的女儿,陪我一起爬山。当然一个人也可以,但是一个女人独自出门似乎有些傻傻的说不清楚,而我的小女儿是我最合适的搭档,她在你沉思的时候沉思,她在你讨论的时候口若悬河,我和她之间少有的默契,有这样的一个伴,实在是一种幸福。我问她我是否是她最好的搭档呢?她说是的,那我到老的时候你是否还愿意带我旅游呢?她说肯定的。虽然是随口答应,但是幸福还是满满的。

冶父山正门正对着主峰,并不险峻巍峨,而像一个慈祥的老人,慈悲地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游人。大门的右边是一座僧殿,并不古朴,新造的,白栏杆黄墙黛瓦,普通的寺庙,也没有特别之处。大殿左手边是一排排书架,上面摆满佛书还有传道的碟片,这些都是免费赠送的。女儿选了一套弟子规三字经之类的一共五本国学书,我给我的不识字的母亲选了两部碟片。她是信佛的,她和她的几个道友天天早晨五点钟就去公园里转经,口里念着“阿弥陀佛”,她说她现在得到安宁。我们不好意思白拿,就去问旁边坐着的一个青袍僧人,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书要不要归还?他说:拿回家一定要看,这样才对得起书。看完不用归还,而是要送给别人,这叫传播,让更多的人知道书中的知识,这才是传承。我抬眼看这个僧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后来在爬山的途中,又遇到几位着装一样的僧人,都觉得他们骨骼清奇,仙风道骨,这大概才是真正的僧人吧,不似有些庙宇中肥头大耳的和尚。庙宇的后院有一个吃素餐的食堂,据说是免费吃的,屋顶上有个半导体,重复播报粮食的重要,不能浪费 。有两个阿姨手拿大瓢不断地给食客添加食物。我和女儿转了一圈,因为我们不是信徒,所以怎么也不好意思去吃他们的东西,觉得是一种亵渎。


 对,不能亵渎,这是我一进山就有的执念,心怀虔诚,虽然我对所有的菩萨和神灵都没有上香跪拜,我也不祈求他们什么,但是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我双手交叠,默默地走在上山的阶梯上,水泥台阶上画着莲花,我便一步一莲花;从山顶上一直有隐隐约约的梵唱,我便耳朵追随着声音渐渐步入冥想。有一种错觉,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歌声才使得整个山更为幽静,使人心安宁。冶父山并不好玩,没有什么奇特的风景,也没有什么先进的设施,如果内心不能得到应有的安宁,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整座山由人工砌的水泥台阶通往山顶,再由另一路台阶送往山下。上山的道路有些陡峭,一边有潺潺的流水声,空有其声不见其形,可能是因为冬季少雨的缘故吧,因为山的静才使梵音和泉水声更为清幽。此山有一种灵魂的召唤,让人安宁不骄不躁。很多人都说爬山一身的汗,我也做好流汗的准备,奇怪的是:我上山下山一滴汗也没流出来。中途女儿有一阵晕眩,也难怪她们这一辈人,能坐车绝不走,能躺着绝不站,头脑发达四肢退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前一天吃的素食,心中有佛,爬山就不会累。我但愿是后者吧。






  山顶上有几处雕塑,看样子也是新造的,一处是干将莫邪夫妇俩铸剑的姿态,一处是铸剑之父欧冶子手捧名剑仰头呈天的姿态,(干将莫邪是欧冶子的女婿女儿),还有一个 铸剑亭,一个铸剑池。这两处有些古旧,可能这些就是冶父山名字的由来——冶炼之父欧冶子和他的后代的铸剑之处。干将莫邪一共铸就十把名剑,它们都是古代神话故事里常出现的名字:干将、莫邪、龙渊、泰阿、工布、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可是这些并没有占这座山的主导,主导地位的还是庙宇。其实我也弄不清这些庙宇住的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他们并不是光头,有青袍的也有黄袍的,还有一些女居士,也有的住持穿着大红袈裟。这里跟有些佛山里的寺庙不同,他们寺庙里上香或者求签都是免费的,虽然也有不知情的香客在外面买了香烛,但是是不允许带入大殿的,大殿门口有免费发散的香,他们说不让外面的浊气香火污蔑了神灵。我不喜欢免费的东西,或者是不习惯,所以我没有上香也没有叩拜菩萨,唯一意外的是一处,据说是这座山第一座庙宇的创建者,我忘了他的法名,我只是一进屋看见他雕塑的眼神,有一种莫名的让人感动的慈悲,和蔼地凝视着我,我不自觉地跪在他的面前,对视着他。我曾经听一个文友描述她进香的心得,她说她突然泪流满面,说不清的情绪,而此刻我亦心生柔软,不好意思让眼泪流出来,便匆匆离开大殿。他们说寺庙里不可拍照,我把这一刻定格在我心里,虽然我不知道我跪拜的到底是谁。



女儿花十元撞了三下钟,我们买了一些小玩意 带在手腕上,店主让我们免费喝水,没有旅游区宰客的现象,他们的东西比市面上都便宜,而且态度和善,这大概是整座山的气质。我们停留了一会儿,就开始下山。女儿要走原路,我却不愿意,她怕弄丢。虽然我们都是第一次来,但是她不自觉地充当向导的角色,实在也是因为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但是我不愿意,我不喜欢看相同的风景,既然我们这么辛苦地来了,自然要时时刻刻都要有不同的风景的,这一点我很坚持,最后她妥协了,其实她自己也喜欢不同寻常,只是她觉得保护我的责任太大了。从很小我就不自觉地在她跟前当弱小,渐渐培养她独立的个性。我一站上危险地带她就大叫,所以我也不担心她自己会涉及危险。下山的路上有许多怪石,有一块石头突兀地伸向前面,像一个佝背的老人,整个前胸伸向前方,看上去站立不稳。它的胸下面撑着许多树枝,有两个中年游客也在拿树根撑着,我问他们这是干什么?他说这样用树根撑起,就会腰不疼。我虽然心里笑他们这是迷信,但是还是兴致勃勃地和丫头两人一人竖起了一根,就当是一种习俗吧,也挺有意思的。
  下山的路平缓了很多。我和闺女边走边聊,她庆幸没有错过这次旅游,她还说要带自己的男朋友来,跟他说这是我们这里的一种习俗,必须要来的,还要带自己的小孩来,太小了不行,至少五岁以上,让他有一些感悟才好。看来这次冶父山之旅,她的心中有很多的感悟呢。 



叶舞风

叶舞风 进士

  • 220

    主题

  • 931

    帖子

  • 6567

    积分

2017-02-07 16:50:27
留个纪念吧。
叶舞风

叶舞风 进士

  • 220

    主题

  • 931

    帖子

  • 6567

    积分

2018-05-05 10:03:40

今天偶尔想看来,却意外地泪流满面。

共1页 1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