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雨浓 回复本帖
青瓷碗盛雪

青瓷碗盛雪 秀才

  • 7

    主题

  • 55

    帖子

  • 1412

    积分

【江南】晓来雨过,不见杨花

2017-12-27 17:04:29

杨花,不如高贵典雅孤绝于壁的兰。不待清风吹香时,她迫不及待地开作一朵伏笔的期待。手中的小杯也像盛有露水的荷叶,光感细腻柔和,顺势将其倒进城外弯弯曲曲的小河,这便流转成一个传说:一户家道中落的书香之家,有一个独子,名叫晓来。又纯明又温文的名字。 在纸上写下“晓来”两个字,如同风过荷叶倾斜而出的小水点儿,又如清晨的风。橘叶留于其唇间有良乐,手垂好木有好音。和他有关的事物都会变得温柔明晰。

晓来不同于其他待价而沽的学士,他不急于奔走,也不喜做将相府上的食客。到底是没有读书人高古的书生气质,取出一截壁润冰光的藕,下刀爽利,切好姜丝,拌匀,放上少许的盐,嫩脆的口感会让他开心的笑。 一日,晓来捡到一本色泽暗黄的书,书中全是奇句。晓来大喜,那时的文字盛行奢靡之风,乐谈古意大雅。千篇一律,毫无新意,很多寒门士子多喜附庸前人风雅而厌极简小文,想要写的反而被深深的隐藏起来了。他狠狠将拳头砸在那本书上,若要如蝇蛆趋附而得天下富贵,不如居水莲边写自家文章。这时,书中的字合纵成墨蝴蝶,飞过破旧的竹帘子,游动似云,化墨成妖。此妖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如出水青花,晓来未惊,轻唤,妖,妖。 

有些故事缺憾或许才算圆满,晓来和墨妖相处得生之本真和旷达,墨妖赶来赴晓来的约不幸被道人收服。晓来寻遍南北终不见,几经折腾,晓来被歹人刺杀南山,泪尽滴血,血尽而死。后墨妖得道成仙再寻晓来时,只见他居住的小河边,清水拂面,晓来雨过,杨花飞动,只是故人不再。而晓来已轮回于世,名中有墨,性灵如花。在裹着白底青花头巾妇女的指引下,迈着还不熟练的小步子,他小小的手里捏着薄片的雪藕,藕断还要丝连,也许正因为的人很健忘,所以人不如藕情长。 

那一世,我为渔夫,你为浣女;那一世,我为流水,你为落花。我害怕看见和你有些相同眉目的人。

还没熬好的葱伴侣酱汁洒在面条上,我已忽略掉食物气味有撩舌的香,小石头从瓦片上下来,不如雨点儿那样动听,我想该是隔壁屋家小孩扔出的石子。而我终究记不起那个传说和我有什么联系,我去到海边,身后是碧波朗朗,眉底是清风正好。我不再是十几年前青涩的夏溪,爬到梧桐树上偷走啄木鸟的蛋,不再哄着一群小鸭子到处乱跑。我是一朵老去的海波,没有千古的恨,也没有千古的愁。每一次涌没都从容得如同不被人提起的传说。我想除了那个永居江北的傻子会认真地将我的文字写在小本上反复地阅读,这世间再无人愿意多看一眼我写的东西。他们懒得连钢笔都不愿用了,怎么还会耐心地在砚台上磨墨,耐心地阅读。也许我不该怪他们,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也少了一个磨墨的人。所以用黑色签字笔代替了貂毫,用打印纸代替了素宣。从此,空空的砚台里盛的不再是那个和墨有关的故事,而是锈迹斑斑的岁月。如同一段已经毫无挽回可能的爱情,只能展览,不能相拥。 

我不想和那些喊着要活得轻盈些,却活在痛苦和不安里的人一样,我喜欢生命的滞重感。生活不是书本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风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只有在变化里才能得到永恒,最后的我们的一往情深害了人,造了孽。于是我们自恨,也恨他人。于是我们变得后知后觉,不急于表达,不忙于相守,不慌于白头;我看到一个故意伤害案件的判决,将其中的一把尖刀没收,上缴国库。我想我嘴角的笑是意味深长的,我不清楚那把刀的用途是什么,伤人,难道不是伤己吗?不要以伤害的方式去表达你的感情,那样只会让你陷入没有自由的卑劣。

同学发给我一个玻璃瓶的花苞,她说那是槐米。她说此花泡水,有奇香,让人身心爽悦。我也喜欢那种米白的色泽,如同上了年岁的衬衫,发黄而不失温情。对于我来说,它也是我不可触碰的过去。苏轼说杨华非花,细思量,看似无感情,实则情深情长。儿女私情,因为“私”所以容不得大气,容不得分享,容不得回望。有胆量,回头一眼都是伤。 晓来雨过,不见杨花。若也如杨花能带走所有,那么深陷其中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开始呢?

杨花

杨花 秀才

  • 36

    主题

  • 339

    帖子

  • 2805

    积分

2017-12-27 19:18:49

小时候很喜欢张惠言《木兰花慢.杨花》中的那句:未忍无声委地,将低重又飞还。.疏狂情性,算凄凉耐得到春阑……

读了小墨的这篇,感觉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共1页 1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