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
如坐春风

如坐春风 童生

  • 101

    主题

  • 114

    帖子

  • 931

    积分

【清韵】老妈记事

2018-08-09 19:06:50

        阳光明晃晃,热辣辣,照到皮肤有一种烧灼感。这一早地上就已经像下了火,估计正午再出门就会被烤得半熟加点孜然就凑合啃了。
        由于天气原因,我改变了出行规律,早晨跟我妈一块遛弯,再回到家就“蛰伏”一天。
        今天回家途中,我说带她去小吃店,省得到家热锅燎灶地再做了,她说不饿,夜里耽搁觉了回家睡觉。上楼来妈换上拖鞋直奔卧室,一副困急的样子。我便不敢再打扰她,着手安排熬玉米渣子粥,这是我妈一年四季的最爱。
        也就三两分钟的工夫,妈从床上爬起来来到了厨房,直盯着我的脸问:“蛋糕熥上了?”我告诉她没有,她笑着点头说不用熥,泡粥里吃就行。转一圈回来又问我馒头熥上了吗,我说没呢。
        其实,我熥了半个馒头,因为妈说不饿,要吃也是蛋糕,再说我还煮了两个鸡蛋呢。可妈一问我心里就没底儿了,于是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馒头走进厨房。跟在我身旁的妈说:“一个馒头就够吃吗?”我笑了笑说我也不饿,应该差不多。等我掀开锅盖妈一看乐了,跟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那不还有半个馒头吗?我说我吃半个你吃一个,我妈开心地应答行。
        开饭了,我盛上几碗粥晾着,我妈现喝现倒。一顿饭下来,我妈吃了一块蛋糕的四分之三、半个馒头、一个鸡蛋,还喝了三碗粥。我一看这势头,立马提醒我妈不能再吃了,前几天吃多了难受了,我妈抹抹嘴笑了,说这下吃饱了,刚才差点没饿死。我越来越搞不懂我妈说的“不饿”是啥含义了。
         吃完饭我和我妈开始抓黑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觉四周有热浪朝我包抄,浑身跟长刺儿似的扎得慌,我左右横挪屁股底下的小凳,跟地板一磨擦蹭得吱吱响。可热死我了,我故意说给我妈听,她老人家却是心静如水,稳如泰山。看来想开空调是没门儿了。
        渐渐地,我的前胸后背有汗珠子由上而下滚动,麻麻的,痒痒的,抓毛巾乱擦一通。实在坚持不住了,我谎称累了散了“牌局”,妈便回卧室休息。我拿蒲扇呼嗒一通,吃块西瓜,啃个桃子,再看我妈,天啊,胸部以下盖着两个小棉褥子,腹部还搁暖水袋,我看一眼就浑身燥热。
        “妈,肚子疼啊?”我冲到我妈跟前。
        “不疼,就是觉得肚子凉,浑身冷。”妈说着咧嘴一笑。
        “发烧了吧?”我摸摸妈的前额,不凉不热。
        “不烧。”我妈也非常肯定。但我还是不放心,找来体温表,连试两次确定不烧。给妈沏碗红糖水喝下,我退出来继续呼嗒蒲扇。

        下午我妈说有点拉肚子,我慌了,要带她去诊所,她说肚子不疼只是拉稀。如果出卧室就怀里搂着暖水袋,进卧室再盖两个小棉褥子。


        我大侄子从北京回来了,到我们家来看奶奶,我赶紧告诉他奶奶不让开空调,他笑着说,好说,忍着。不一会,他脑门一层汗珠,脖子里“溪水”流淌,跟我妈说了几句话,搁下奶和水果撤了。
        五点半我安排做饭,妈说喝粥,我就早做早晾着,省得吃的时候烫嘴。粥就要熟了,有人敲门,我弟到了。他是来接我妈去他家的。我妈一听,从床上爬起来就收拾东西,那麻利劲儿就像行军打仗的士兵接到命令马上出发。我跟我妈说,这几天太热了,住几天再去。她老人家回道,接我来了不去怎么行?我一听不再阻拦。
        “妈,让他们先把东西跟你提过去,你喝完粥我送你过去,要不……”
        我是想说,这么热的天儿都愿意凑合,我这熬好了索性就吃完再走,要不我弟妹还给做稀的。
        “他们家不也得吃饭吗?”妈一句话把我噎回来了。
        我笑,我弟笑,我爱人也笑。
        收拾完了,妈催着我弟走,就像住久了亲戚家的孩子急着回家。我觉察到,在妈的心目中,儿才是家。
        晚上我给我弟打电话,他说我妈没事儿。今早我去遛弯,半路上遇见我妈遛弯回来,我问她还拉稀不,她乐呵呵地告诉我全好了。
        敢情去儿子家还能治好病。


共0页 0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