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
如坐春风

如坐春风 童生

  • 87

    主题

  • 95

    帖子

  • 858

    积分

【清韵】《荒唐梦》

2018-08-09 19:12:31

      黑咕隆咚刚摸黑走到土公路上,一道雪亮的灯光把我暴露在黑夜的怀里,一辆看不清颜色的小轿车迎面驶来。我以最快的速度杀出光区重新坠入黑暗,心稍稍平稳些。
        “咣”一声车门响,吓得我一哆嗦,原来轿车停下了,一个人影从车上下来冲我走来,此时我浑身乱颤。我拼命跑向另一条公路,不跟脚的鞋子跑丢了一只也根本顾不上捡,白袜子在夜色里一定很显眼,我想。但我不敢停下来,跑着跑着一回头,那个黑影朝附近的村里去了,人家根本没有追我,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提起三尺高的心立马归位。
        “不好,我的背包还在那个庄坡上。”想到这,我尾随那个黑影向村里靠近。不一会儿,黑影不见了,我走进一个非常普通的农家院,此时已近黎明。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像从土里钻出来似的站在我面前,我惊喜地发现是老布衣的女儿。
        “丫头,你家厕所在哪儿?”我问小姑娘。
        她也好像认识我似的,一脸喜色,把食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阿姨,我带您去。我爸妈还睡着呢。”
        听了姑娘的话,我好像听到有男人的鼾声从屋里传出来,一呼一吸都清清楚楚。小姑娘拉住我的手向后院走,她脚上一双粉色大拖鞋跟地面摩擦发出“秃秃”声,鸡鸭在我们脚边绕来绕去却没有丝毫的声响,锄、犁、耧等农具在我眼前一一闪过。
        从厕所回来,一个穿着蓝色长棉袍的男人推着一辆黑色电瓶车正要出门,看到我先是一愣,继而笑着招呼我:“老姐,你咋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我定睛一看,是老布衣。他身材不足一米六,高度不足宽度有余,像个米缸敦敦实实,看起来蛮壮实。我心想,我哪是要来你们家啊,我纯粹是误闯。于是礼貌性地笑了笑,道:“你快去干活吧,我马上走。”
        “那哪儿成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着放下电瓶车回了堂屋,“我做饭,吃完早饭再走啊!”
        “丫头,走,我带你去买油条!”小丫头跟着我一蹦一跳出了院子。
        买油条是要用钱的,不过,现在微信支付已经很普遍了。摸摸口袋空空的,没有手机,猛然想起钱和手机都在那个黑色的背包里,而那个背包被遗忘在村后的庄坡上,我拽着姑娘的小手跑起来,她的拖鞋声“踏、踏”一路。
        到了那个庄坡,许多学生书包安静地躺在那里,我放开小姑娘的手挨个扒拉那堆书包,哪有我的黑色背包的影子。我的心跟着了火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围上来一群学生,也分不清男女,七嘴八舌问我干什么。我一番解释后,一个男生说老师报一下你的手机号。男生拨过去,告诉我:“老师,还通哎,就是没人接。”随后,一个女生打过去,她冲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别说话。
        “哦,哦,这个手机在你们二手手机店啊?一个叫八路通的男孩卖给你们的?哦,好,知道了。”女生的话我们都听得明明白白,这个“八路通”我认识,和我儿子读一个班,我自己找他去。还没等我迈开双腿,一名派出所民警站在我眼前,他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那个“八路通”已经被他们逮着了,手机可以还给我,不过要掏500块钱赎回去。我一听就急了,指责他们这样做没有道理。民警轻蔑地一笑:“那你自己去办吧。”
        “我钱包里的钱得给我吧?”我对着民警嚷嚷,“我蓝色小钱包里有一千三百多块钱,还有医疗卡、身份证,这些你们得跟八路通给俺要回来吧?”
        “不听话就不管!”民警一脸威严,说完就遁地而行了。
        “阿姨,你看看你要买什么吃的?”不知什么时候,我眼前搭起了一长串的货架,上面摆放着方便面、锅巴、薯条等各色小食品,我断定这些都是用我的钱买的。那个“八路通”正面带微笑跟我说话,好像是示威,笑容里藏着“民警都不敢把我怎么样,你算老几?”
        “八路通,把我的钱还给我!”我直接跟他摊牌。
        “我没见到你的钱啊,你的钱上写着名字呢吗?”八路通很刁地反问。
        “瞧你和儿子还同班呢,我不想把事儿往大里弄,为的你好。”我拿出十二分的真诚跟八路通讲道理。
        “我做错什么了吗?”八路通根本不买账,眼吊嘴斜地瞟着我,目光里满是轻蔑。
        “你这孩子怎么不识好歹呢?我的手机是你卖到二手手机店的吧……”
        “得得得,谁告你的啊?我没有!”八路通咬牙切齿,一副泼皮相。
        我的心里啊,跟堵了块大理石一样,气得我出不来气。
        “娘,您起来啦?”我爱人对我妈的一声问候,支开了我的眼皮。我看看房顶,看看左右,我还在床上,什么八路通,什么书包,什么民警,什么小姑娘,什么老布衣……统统都被我关进了梦里。

        我爬起来站到窗前,近处的天空灰白,远处的天空深青,又是阴天,还会有雨吗?天还是旱,最好再下一场。



共0页 0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