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
如坐春风

如坐春风 童生

  • 91

    主题

  • 99

    帖子

  • 864

    积分

【清韵】开心麻杆(小说)

2018-09-14 19:07:35

“可他妈难受死我了!快,大夫快给我想想办法!”一根“麻杆”瞪着大牛眼栽在病房门口冲着医办室大叫。

         “你快躺床上安静会吧,就你热闹!”麻杆的胖太太拉了拉他的袖口。
        “你管我干嘛,我叫大夫你拦着,你给我看病啊?”麻杆吼几嗓子,胖太太像被惊扰的知了登时闭了嘴,扭身坐在紧邻门口的病床一角生闷气。
        病房里的空调吹得正起劲儿,冷风从屋子里一股股冒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大胡子天使”从医办室走过来。
        “来了来了,老魏,您又回来啦?”听大胡子说话,这个麻杆应该是二进宫了,“您看这回给您怎么治?进屋说,进屋说。”大胡子非常和气。
        “我这后背怎么就那么拧得慌?您看我这后脊梁骨是不是长歪了?我在家里越呆越难受,赶紧查,最好尽快手术。”麻杆由于激动,脸颊涌起两片潮红。
        “你这人咋这样呢,你看了十个大夫十个大夫都说不用开刀,你的病到不了开刀的程度。先拍个颈椎片,没什么问题呢再做个腰椎CT,再没啥问题就请心理医生。你看着样行呗?”久病成医,胖太太不急不躁,只在眉心聚了一团厌烦。
        大胡子听罢胖脸笑成了肉包子,他套用了一句广告语“神州行,我看行!”他问麻杆,你想吃什么药呢?那神情就好像妈妈在问饿肚子的孩子。我想吃更好一点的药,立竿见影才好呢。麻杆的大眼珠子瞪得溜圆。大胡子一声“好嘞”,走出了病房,声音里飞舞的快乐像极了跑堂的店小二。
        胖太太跟麻杆叽咕几句就走了。
        天黑了。天亮了。医生查房。护士挂液。
        输完液,麻杆又是踢腿又是弯腰,完了又蹿了几蹿,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
        “你这身体挺好的呀,住什么院啊?”邻床陪床的大姐随口冒出的一句话,把麻杆惹恼了:
        “我没病?我难受着呢,您瞧瞧我这后腰,肌肉都拧着呢!嘿,您怎么能说我没病呢?”
        麻杆说着把半袖一扒,露出光溜的后背。
        “哟,可不是嘛,您这病真是厉害,快穿上衣服吧。”陪床大姐说着咧了咧嘴。
        麻杆一听倒乐了:“就是,我这病重着呢。”
        大姐体会到自己惹火上身了。再后来,大姐见麻杆躲着走,不敢跟他犯一句话。病房里的人也跟避瘟神似的,麻杆说话呢,大伙就哼着哈着,反正没人敢主动跟他搭腔,怕哪一句说得不对劲,惹顿气生。
        麻杆似乎觉察出病房无趣了,他又盯上了医生。有事没事就摁电铃。
        年轻小护士来问他有啥事儿,他说叫大夫。大胡子大夫来了,他就“清账”,问大夫为啥不给他CT、核磁,大夫听罢拿出单子开了两张。
        麻杆拿着两张单子看过来看过去,然后对着陪床大姐咋呼:“哎那什么,您去一楼帮我约一下核磁,我这脚脖子忽然抽筋儿,哎呦,疼着呢。”麻杆的病说来就来。
        一病房的人看着大姐,她一个字也没说,拽过麻杆手里的单子就走。片刻工夫回来了,告诉麻杆机器坏了,得等几天。
        “嗨,怎么我一做核磁机器就坏呢,真他妈邪了!”麻杆的大眼珠子瞪得快掉出来了,“我找他们去!”
        还没走到病房门口,麻杆突然折回,屁股蹲在病床上捂着腮帮子喊牙疼,手里摁着铃喊医生。医生来了就叫开药治牙疼。大夫说多喝点水就行,麻杆坚决不干。不一会护士给送来两盒药,他放在床头没吃,睡了。
        “三十床试表!”小护士扒拉一下麻杆。
        “试什么试?我这刚睡着就把我弄醒了,烦不烦人?不试!我说过,我若有事儿我找你们,还让我试表,哼!”
        小护士讨了没趣,脸上尴尬异常,却没有吭声。转头去询问别的病人了。
        “哎呦,我出了一身虚汗,这是咋回事儿呢?”麻杆像着了蛆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阵折腾,又抓起了铃,一阵“噔噔噔”的旋律引来了护士。麻杆问护士他出虚汗吃什么药,护士一脸茫然,我给您喊医生吧。
        大胡子来了,笑语飞扬,跟麻杆一通商讨,定了两味治出虚汗的药,不知道的以为他更年期闹得厉害呢。
        一个老爷子刚做完微创手术被抬进病房,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看着老爷子蜡黄的脸,人们都把声音压低八度,关切询问他的家属。不一会儿,护士叫他儿子拿来个叫“腰围”的东西,就是类似于束腰,不过这玩意儿不是为了美观,而是起固定作用,防止术后腰部用力扭伤。
        “嘿,我看这玩意儿不错,兄弟,这管腰疼不?”麻杆俩大眼珠子骨碌着问老人的儿子。人家一句不知道,把他推出病房。不一会儿,他也拿了一个腰围颠进来,边走边嘀嘀咕咕。哼,还不卖给我,我给钱为啥不卖给我?
        进屋倒床上,把腰围扎好,一个鹞子翻身钉在地上,一个立正,直挺挺,麻溜溜。
        病房里的人都像看稀罕物一样瞅着他,身后的人捂嘴,低头,偷笑。

        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病友的妻子提着饭盒走进来,人们忽然想到,麻杆的胖太太一走如泥牛入海。

        
      

小鹿纯子

小鹿纯子 童生

  • 24

    主题

  • 135

    帖子

  • 840

    积分

2018-09-15 21:13:50
看着笑着,笑着看着,想起生活中还真有这类人,真同情他老婆!作者塑造人物形象太成功了!学习,收藏了。
共1页 1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