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
如坐春风

如坐春风 童生

  • 91

    主题

  • 99

    帖子

  • 864

    积分

【清韵】这样过节好难忘(随笔)

2018-09-14 19:13:29

       本来借着假日要妈在我家多住些日子,可是刚满一个月,我妈就焦躁不安。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她的情绪说明了一切。
        慈祥和蔼的笑脸换作面无表情,旺盛的食欲输给病恹恹,铿锵有力的话语被有气无力代替,再有就是时不时翻腾整理她的衣物,随时拎包离开的样子。到楼下跟老太太们闲谈,人家提及还是跟着姑娘好,我妈满口否定:我不愿住在这,这毕竟不是家。
        老太太们看到我就“奏”我妈“一本”,我无可奈何地笑,无语。我妈在谁家也不讲究吃喝,大鱼大肉吃不了几口,粗茶淡饭最喜欢,所以我妈属于很好伺候的老人,在哪家住着也不用为饭食上愁。我不知在别家我妈的大把时光怎么度,在我家陪我妈玩是第一位的。家务很多,没完没了,所以陪我妈玩够了,她去床上休息,我才收拾屋子、刷洗做饭。即便这样我还是留不住她老人家的心。她的心在儿子家。
        我弟接走了妈,我立时觉得心空了,好像这个家刚才人如潮,瞬间潮退去一样,要好几天才能适应。好在我弟住的离我很近,随时都可以过去看看。走的第二天,我没打算去,我怕弟妹说我不放心,可是我妈电话呼我,说她的半袖少一件怎么也找不到,叫我过去给她寻衣服。我只好放下手里的活儿奔过去。
        到那一看,满床都是妈的衣服,跟摆地摊似的。我问她少哪一件短袖,妈说少绿地儿百合花图案的那件,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橱子里看没有,床缝里也没有,褥子掀起来也没有,最后我趴地上在床铺底下找到了。我估计是这件衣服掉到了地上妈没发觉,来来回回走踢进了床底下。“失而复得”,妈开心得咯咯笑,于是把弟妹吸引过来,问我们有啥喜事儿,简单描述后,弟妹冲我妈说,这么点事儿你不喊我还捣腾我姐干嘛。我妈说,你姐没事儿干。我听了还是无可奈何地笑。
        我弟给我妈买了个老年手机,怕她去哪儿玩忘了回家,好呼她。妈却从来不带手机出门,只把手机当作在家的玩物。想起来就拿着手机“研究”打电话,很多时候电话拨出来她却不知道,这倒好,我妈的电话成了“骚扰”电话,因为不管中午还是晚上,她老人家想玩就玩。有事没事儿电话呼我,不如住我家,那样我伺候着更方便,这倒好,我又开始了“假日上下班”。我更累了。
        我妈在我家住着的时候,我出来进去都带着她。有人夸我孝顺,我只能说放假了我有时间,得到的回答是有些儿女有时间也不陪。也有人提醒我,你天天陪着,到别家人家不一定有空,你别把老太太惯坏了。我一笑了之。我的想法是,我管我自己,我妈在我身边一天,我就叫她舒心一天。我不管,也管不了别人。
        我妈在谁家,也挡不住我的脚步。每天上午忙完了我就给我妈打电话,她愿意出来溜达我们就小区门口集合,如果嫌累我就凑合我妈抓牌玩。昨儿说出去散步,我在小区门口左等右等也不来,再打电话问说头晕不出去了。
        我妈头晕很久了,记得去年就闹过,用她自己的话说不严重,反正走路也倒不了。我走进弟弟家我妈还在客厅转悠,看见我就进卧室躺床上了。我先给量了量血压,数值比我吃着降压药还低,非常正常。我端详我妈脸色,总觉得不比平常好看。这个时间段,我哥上班早走了,他离县城远,只好给我弟打电话。我弟通过电话跟我哥沟通,我爱人打前站去医院联系经验丰富的大夫,我等我弟从单位回来开车带我妈去医院。
        我妈一听去医院就皱眉头,她说不去,叫我告诉他们该回哪儿回哪儿。我一听就急了,拿出女儿的威严“恐吓”:叫你检查你不去,以后别说难受,人家也没人再管你。我妈一听我口气不对,又退了一步,去可以,但不钻箱子。我知道她是说CT、核磁一类的检查。我说,钻不钻箱子得大夫说了算。我妈不再说话。乖乖下床穿鞋子跟我下楼了。
        这个社会到了医院如果少了仪器检查,那就不正常了。CT、心电图、血常规都没啥大问题,买了三样药,中午十二点半到家
       给妈检查了没啥问题,我们就放心了。有些事儿尽可能不去想,有些话烂在肚子里也不想说。非想不可的时候,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痛。走了的就走了,没走的不能再留遗憾,那份愧疚和懊悔,柔弱的心难以承受。
        穷也好富也好,尽心尽力善待父母,无愧于心就好。人生有两件事不能等,行善和行孝。行孝是善之首,行孝也是行善。为了日后心安,就让我们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去尽孝吧!

      孝不能等!


小鹿纯子

小鹿纯子 童生

  • 24

    主题

  • 135

    帖子

  • 840

    积分

2018-09-15 20:58:53
赞同作者观点,也为作者的孝心点赞!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够,向作者学习!
共1页 1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