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
如坐春风

如坐春风 童生

  • 131

    主题

  • 144

    帖子

  • 984

    积分

【清韵】寸草春晖(随笔)

2019-04-17 10:39:24

   “笃、笃、笃”有人敲门,妈把防盗门打开一条缝,表弟笑嘻嘻地提着一兜排骨挤了进来。

   “妈,下次把门敞开些,您还握着门把手不撒开,万一被带倒可咋办?”我正准备午饭。

    “表姐说得对,大姨你真得注意。”表弟说着转向我老爸,“姨夫,认识我吗?”

   老爸满面红光,一脸幸福地傻笑:“我得打开看看。”

   我们都被老爸的话逗乐了。

   “你是,你是懿峰。”老爸用食指抵住下巴,稍一思索说出了表弟的名字。

   “这一‘打开’还挺管用。”表弟忍不住哈哈大笑。
  
留表弟吃饭,他说有事儿,呆了一小会儿就走了。
   
“那是谁啊?”老爸指着防盗门直着眼问我,“刚走的那个人是谁啊?”
  
“他是懿峰啊,您不是认识吗,这么一会就忘了?”我挽住老爸的胳膊。
  
“不认识,没见过。”老爸转念就忘。
  
午睡之时,迷迷糊糊间,我听到“咔咔”的响声,看看时间,就要到上班时间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循着声音来到爸妈的卧室,从门缝里我看到老爸在不停地扳门把手。
 
“您这是在干嘛啊,咋不睡觉呢?”我歪着脖子从门缝里瞅老爸,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拖布。

   “我睡不着,我想把门锁好。”老爸也歪着脖子从门缝里瞅我,像个顽皮的孩子笑着,瞬间又故作神秘跟我低声私语,“我刚刚去院子里撒了一泡尿,我用拖布擦干净了。”

   “院子,什么院子?您不会是又在卧室撒尿了吧?”我心里一惊,“爸,您让我进去。”
  
我走进卧室,老妈在床上睡得正香,我转到卧室东南角,地板上还残存着少量淡黄色的尿液,顿时一股臊气味儿冲击鼻孔。我全明白了。
    
“爸,快把拖布给我!”我向老爸伸出手。 
    
“我刚刚去院子里撒了一泡尿,我用拖布擦干净了。”老爸重复着刚才的话。 
    
“你个傻瓜,又在屋里撒尿,等你儿子回来我告诉他们,让他们揍你!”妈醒来冲老爸瞪眼。
   
“妈,少说句吧,我爸听不懂您的话了。咱不着急啊,没用。”
  
劝老妈几句,我忙着涮拖布,把地擦干净,跟妈打声招呼,急忙忙赶往学校。 
  
忙忙碌碌一天天,辛辛苦苦不抱怨。寸草回报正当时,爹娘舒心我开颜。


 

共0页 0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