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城 回复本帖
薛志成

薛志成 童生

  • 17

    主题

  • 68

    帖子

  • 886

    积分

【时光】一张假钞(散文)

2019-09-08 10:24:52
一张假钞
       熬过了暑夏,一场秋雨一场凉,新的学期在一场秋雨之后开始了,凉凉的,很惬意。
       南校区前院,报名的新生和家长挤了一大堆,围得缴费处水泄不通,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汗腥味。很不巧,一个验钞机用到中途就罢工了。请来的银行的工作人员头上冒着汗珠,清点着钱,摸着,看着,在有些纸币上做着记号,并一遍遍地劝说:“大家都让让,不要围着挤了,我这里黑洞洞的,看钱红彤彤的,和鬼票子一样了!”。
       看样子,一个上午被做了记号的“大团结”应该有好多张。虽然缴费速度慢了些,但不得不这样去做,有时,没办法的办法是最好的办法。
一张张钞票被装进了手提袋,圆鼓鼓的。其中有假钞吗?如果有,缴费的那个家长知道是假钞吗?如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人是它的主人?多少只手摸过它?多少个钱包装过它?不管怎样,一张假钞的流通,不仅仅是获利,更重要的是人性丑恶的外露与蔓延。         我想到了自己和一张假钞。
      2008年寒冬的一天,天阴沉沉的,妻子从乡下驻队回来,闷闷不乐。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儿,就问她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妻子说:“不知哪一个坏了心肝的村民,缴道路集资款时蹭了一张50元的假钱……”我理解她的心情,这无疑是要她自己拿出50元钱顶数,那时我们一个月的工资都是800多块钱,50元钱的份量还是比较大的。
      可憎可恶的家伙,种种丑恶嘴脸在我脑子里闪现,要多憎恶有多憎恶。我灵机一动,既然有人使鬼,何不如法炮制,转嫁给他人?
      天色已晚,风像狮子一般狂吼个不停,街道上偶见几个零零散散的行人。我将假钞装在真钞一起,和妻子在街上遛达。
      一个烟酒铺最先扑入眼帘,主人一头白发,约莫60岁左右。我心里暗暗高兴,走了进去,说:“买一板口香糖,绿箭的。”那老头儿取了一板给我,说一板一元五。我掏出口袋里的全部钱,手指摸向那张假钞,突然,我发现老头儿的目光很睿智,绝非一般眼花头昏的老人所能比,一个意念闪过,我给老头儿一张真钞。
      嚼着口香糖,我们俩又逛了几个地方,在一个百货店门前停了下来。妻子环顾了一下,拽我衣角,说灯光太强,易被人识破。
      我牵着妻子的手朝县医院方向走去。医院旁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亮着一个台灯,看其光芒,是一个充电式台灯,已不是那么光亮。灯放在手推车上,车上架满了香支和冥票。
       “走,那边去,买一盒香吧!”我指了指。
       “好,那边好!”妻子得意地说。
       我们穿过马路,大步流星地迈向手推车。近了,近了,我犹豫了,妻子和我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微弱的灯光下,一位老婆婆坐在车旁的木凳上,端着一碗饭,一口一口,吃得很香。手指和她眼前的细蜡烛一样瘦,关节有些大,青一块红一块的。寒风像正被宰杀的老牛,嘶吼着,赶着枯叶乱飞。碗里偶尔冒了一下白气。
       算了,算了。
       妻子转过身,我也回过了头,一种莫名的罪责在心底迸发而来。我叫住了妻子,“走,咱回去买一把香,过年要烧高香的。”妻子点了点头。

共0页 0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