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记者部 回复本帖
快乐永远

快乐永远 进士

  • 425

    主题

  • 1202

    帖子

  • 8270

    积分

【江山访谈】淡泊宁静社团顾问小猪她爸访谈录(202212)

2022-05-25 23:26:24

淡泊可弃名利累,宁静只为修心忙

——淡泊宁静社团社团顾问小猪她爸访谈录

江山记者:月下疏影

访谈时间:2022年4月28日

访谈主题:淡泊不为名利累,宁静只因修心忙——淡泊宁静社团顾问,小猪她爸访谈录

访谈时间:2022年4月28日

访谈形式:文本采访

江山记者:月下疏影

访谈人物:小猪她爸

所属社团:淡泊宁静

 

人物简介:

 

 

 

朱延青,辽宁省大连人,生于1963年,因女儿自诩“小猪”,故笔名:小猪她爸。高中毕业后,在国企工作十五年,从装卸工做起,先后在企业团委、党办、劳动工资处从事管理工作。1997年参加大连市公务员考试,考取市直属机关,从事文字综合工作。几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撰写工作报告、领导讲话、通讯消息数百万字,先后在《人民日报》《法制日报》《辽宁日报》等媒体发表通讯三十万

字,曾获得中国好新闻比二等奖一次、三等奖两次。

勤勤恳恳做事,认认真真做人。从副科级做起,历任科长、副处长、处长、主任、副秘书长等职务,先后任大连市第十五届、十六届人大代表、常委会委员,始终秉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依法履职,勤勉工作。去年底,转任机关副厅级领导干部,退居二线。

在退居二线之前,为调剂公文写作的呆板枯燥,利用业余时间,写一点游记散文、言论杂谈一类的文章,散见于报刊杂志及网站,约二十万字。2021年5月,加入江山文学网,开始文学写作,把生活的琐碎、人生的感悟汇集笔端,以我笔写我心,自得其乐,与友同乐。

江山文集

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96545.html

记者简介

 

月下疏影:原名,韩贤桂,七零后,贵州六盘水人。喜欢诗歌散文,九十年代开始学习诗歌散文创作,在广东务工期间都以打工文学为主,后注册江山文学网站,看点社团任诗歌主编,学习短篇创作。听别人的故事,看世态炎凉,在薄凉的世界用热情温暖文字。现在在六盘水市水城区的一家药店做营业员。生活很苦,我在努力扒拉一份甜。

 

文学寄语:我手写我心,用文字记录生活,用文学愉悦身心。

 

江山文集: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78756.html

月下疏影:朱延青老师您好,江山记者部安排老师为我第季度的访谈对象,希望合作愉快。 我有幸代表江山文学记者部采访你非常高兴,希望能通过我这次对你的访谈对你有一个深层次的了解,也希望在访谈中得到你的大力支持与参与,共同促进江山文学网的繁荣,更希望在以后的文学社团工作中与你有更愉快的合作与交流。

    小猪她爸:非常感谢月下疏影老师百忙之中采访我,也感谢江山编辑部给我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说起我的文学之路,自己感觉挺汗颜的,多少也会令读者失望。一般文友大多是说,从小就喜欢文学,云云。而我小时候,是一个敢上屋掏鸟,敢下河摸鱼,动感十足的男孩,特不喜欢学习,更别说有和文学搭界的事情。如果一定说与文学有什么关联的话,那就是在街头“摸爬滚打”之余,超级喜欢读书。超级到什么程度呢?但凡是本书或者杂志,甚至一张有字的半截报纸、一页文字都能看半天。《红小兵》杂志、《半夜鸡叫》《向阳院的故事》《新来的小石柱》等,还有小人也是《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红灯记》等等。实在无书可读的时候,只要有铅字,都扯过来看。父亲是造船厂的软电电工,家里常有些《无线电》杂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闷头就看,什么电阻、电容、电子管、二极管、三极管认识了一大堆。

读初中时,父亲担心影响我学习,父亲每次看完小说,都要把小说放到柜子中间的抽屉里,然后插入钥匙,“喀嚓”锁上。那个抽屉,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饥饿的人看见塞满美味佳肴的食盒,充满诱惑,垂涎欲滴。后来,我发现抽屉虽然锁着,但把旁边的抽屉拿掉,可以从侧面把手伸到锁着的抽屉里,便开始“偷书”看。在父亲下班前,再把偷看的书

原路送回。

   就这样,从抽屉里我陆陆续续认识了果戈里、托尔斯泰、雨果、莫泊桑…………我为《雾都孤儿》而落泪,也为《牛虻》而振奋,我以少年懵懂之心努力去认知《悲惨世界》,也曾紧张兮兮地领略《福尔摩斯》探案的风采……究竟从抽屉里“偷”出多少本书,读了多少书,已记不清了。只记得这些充满魅力的文字,带给我从未有过的愉悦,使一个满街乱跑、上房揭瓦的“野孩子”,有了一方安静、快乐、舒适的小小世界。

或许因为读书多,加上可能有点天赋吧,到高中时,我发现自己的作文很好,一直是班里的范文。记得有一次上连堂课,老师让我们模仿《荷塘月色》写一篇记叙文,题目自定,字数八百,说完老师就回办公室了。同学们一个个愁眉苦脸,我跑到操场玩了一节课。第二节课才回教室写作文,好像写了篇题目《萤光点点》,是写夏日萤火虫的。三天后,作文本发下来,上面是一个大大的“优”字。老师让我朗读作文,然后点评说,这是一篇意境高远、文字优美的记叙文。

月下疏影:“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句话在朱老师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不管是什么书,学到的知识总是有用的,也会有它的用武之处。

   小猪她爸:是的呢!1981年,参加高考失利,没考上大学。转过年,进工厂工作了,装卸工、龙门吊司机,啥活都干,都是与文字没有丝毫瓜葛的工作,甚至连记账都不用,但是读书的热情始终不减。这回不用“偷书”了,企业里有图书馆,可以名正言顺地借阅图书。小说、散文、杂志、诗刊什么都看,活脱脱地诠释开卷有益的含义。印象最深的大部头是美国作家赫尔曼·沃克的《战争风云》和其姊妹篇《战争与回忆》,摞起来足有半米多高。当我的图书证,密密麻麻记满借阅的图书名,然后换的新证,又变得密密麻麻时,图书管理员不得不说“你把图书室存书已经借完了”。

后来,我担任了企业团委宣传干事,开始接触文字工作。那时,企业里有一帮文学爱好者,鼓动我利用宣传干事的优势,创办了一个文学小报。每日里忙着筹稿、写稿,忙着刻蜡板,油印小报。这个期间,记得是1989年11月14日,我写的散文《金银花》刊登在大连晚报文化副刊上,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虽然只有短短的八百字,于我而言,却字字珍贵。

   在企业工作十五年后,我考上了公务员,到市人大机关工作。这是我正宗从事文字工作的开始,当然与文学还是不搭界,主要是写政论文稿。为了调剂公文写作的枯燥,业余时间写点接近文学的文字,以撰写时评为主,一事一议,倒是经常见诸报端。此外,我喜欢旅游和摄影,经常把拍下来的风景照片汇集成册,配上文字,就算是游记,更加接近文学了。

   真正的,自主的,开始文学创作,是2021年5月,也就是去年。偶然的机会遇到江山文学网,注册成为会员,把以前见报的一千多字的“副刊文”投给淡泊宁静社团,有几篇推荐为精品,给我很大鼓励。我也读了大量文友发在江山上的文稿,这时才思考如何从文学的角度写好散文,才开始有了文学创作的意识。所以,我是江山的新兵,更是文学这块天地的新兵,刚起步,今后的路还很长。

月下疏影:感谢老师这样毫无保留地谈论自己的文学与成长之路。在老师的文字里读出岁月的芬芳。老师偷书那一段,其实我也是有过的,读书人窃书不算偷书,偷书是为了看书,看书是为了学习。难得老师有一颗爱学习爱看书的心 ,这一段文学之路走得精彩,也很有意义。老师说他是江山的新兵,我读老师的作品,那么多精品,每一段文字,每一篇文章都蕴含深意,实在是我这个“先到者”所不能及的。朱老师笔名“小猪她爸”可见这只“小猪”是多么的幸运与幸福,而小猪她爸是多么的宠爱女儿。都说父爱如山,皆因山不如水之柔,然而小猎她爸这座山却有山有水,充满母性的温柔。那么,老师的作品中,有没有女儿的影子,老师的笔下,又是怎样的一个女儿。

    小猪她爸:老师好,不好意思,因为过节,很难坐在电脑前,而我又不习惯也看不清楚手机写作。今日抽空回答了你的问题,耽误时间了,抱歉。

     月下疏影:老师过谦了,我也没有很多时间时时在线,老师如此自责,反而让我无所适从。让我们来看小猪她爸笔下的女儿,这一只被宠成小猪的可爱精灵。

     小猪她爸:散文创造一般都是基于生活的真实,而我又擅长写有关生活琐碎的片断,字里行间难免会有女儿的影子。当然散文不是日记,是艺术化的生活,是生活片断的概括提炼,所以落到笔下总会有女儿的身影。女儿小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山坡下,我走在前,女儿跟在后边,一手拿着一柄小铲子,一手拎着一个小桶,天初暖,日初长,斜阳映枝头”;女儿长大后,是这个样子的:“我家有女初长成,小猪喜滋滋地拿到了毕业证。回首20多个春夏秋冬,“放养”“散养”的结果就是在该玩的年龄没有为学业所累,在该学习的时期方向明确、学有所成,日子没有过反。”

     说到父爱如山,兼具母性的温柔,实际上是一种假象。这大概是因为拙作文字柔软一些,显得文笔温婉。这个写作特征是真实存在的,比如我第一次发表的散文《金银花》就是一篇以女性口吻来表达的,很细腻,很温婉。但实际生活中,我还是以“山”为基本造型,粗犷为“主峰”,喝酒、抽烟、打牌样样在行。这大概有点像电影《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面是婆婆妈妈,一面又简练到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因此,在女儿培养教育方面,也秉持开放式、散养式,不给她太多限制,锻炼其独立自主的性格。也许因为如此,女儿大学毕业后,一个人东渡日本,在筑波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在东京工作,闯荡了近十年。而作为父亲,十年间仅在其研究生毕业时去日本看望过,显然属于父爱如山的人。那次去日本,我以《赏樱不遇》为题发表在江山网上。记得,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天色已经全黑,远处霓虹闪烁的天空树,像一座指路明灯,敦促路上的行人,找准自己将要去往的方向,迈步前行.….”这是勉励女儿的话,也是勉励自己的话,生活难易,都要前行。

     月下疏影:我读老师的作品,很多都是精品,能谈谈你最喜欢的那一部作品吗?作品的创作灵感以及在创作中的喜事乐事。

     小猪她爸:从去年五月注册江山,到今年五月初,我一共发文一百二十篇,三十多万字,其中精品推荐文九十四篇。这个成绩,对于我这样的一个新手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你想呀,一年十二个月,平均一个月十篇,差不多就是三天写一篇,这个节奏还是蛮快的。

我的创作,总体看以散文为主,尝试了几个微小说都不成功。就我的散文来说,可以划分为三块。一块是怀旧回忆类的文稿,换句话说就是写我们小时候,老时光,旧故事。一块就是游记类的文稿,以国内外的山山水水为主,可以归纳为“诗与远方”。再一块就是江山征文类的文稿,围绕征文主题去创作,比如“读名著”这样的征文,这应该算是命题作文了。

    俗话说,自己的孩子自己爱。这一百二十篇文稿,就是我的孩子,所以篇篇都喜欢得不得了,包括有很大瑕疵的小说。如果一定要挑出最喜欢的是哪篇,可以选出下面这三篇吧。一是《海之南是老家》,这是叙事回忆类的散文,通过对“海南丟”这一特殊群体生活往事的概括提炼,表达一股浓浓的思乡情怀,大概看过电视剧《闯关东》的读者都会引起共鸣。二是《凤凰古城沱江水》,这是游记类作品中较为突出的一篇。当时,我在创作之前,特意在江山上搜了下关键词“凤凰古城”,结果发现一大批文友写了许多关于古城的游记。如果不写出新意,泛泛去写,估计精品的可能不大。

    所以,我独辟蹊径,将旅行见闻与沈从文的小说作了结合,使凤凰古城的山水描写融进小说的意,又把小说中部分人物写入古城的山水描写中。这样赋予了这篇游记类的散文一定的文化内涵,看上去不是简单的山水之游,而是一种文化的品味与欣赏。三是江山去年开

展的《恒》征文中的《红色之旅》,这篇征文虽然没有获得什么奖项,但我自己很满意。这苦并快乐着,这就是生活篇文章撷取了十个红色景点,在写景状物之中融入对党一百年历程的回顾,抒发了不忘初心的情怀。

说起创作灵感,我觉得这是文学创作的一个先决条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生活,不否认有人生的伟大、活的也伟大,但大多数是普通人过着平凡的生活,我更是如此,普通平凡的如米粒。怎样才能把普通而平凡的生活写出来,与人共享,关键在于概括和提炼,生活的琐碎归纳好,这的确需要灵感。而灵感不会凭空产生的,它是日常观察生活和体验生活的积累,像火山一样,慢慢积累能量,最后喷发。

我写作的灵感大多来自聊天唠嗑。与友人喝酒,他在那里侃侃而谈,说他小时候玩的游戏,这便会激发我的灵感,回头就写出了《游戏的童年》。我的散文《缓缓驶过》灵感来自于酒店包间的壁纸,壁纸上画的是一辆老式电车,勾起我对电车的回忆。散了酒局,我专门在路边看了一会来来往往的电车,在“咣当、咣当”的声音中,慢慢勾勒出文章的结构,酒醒时分,便落笔撰写。最近完成的散文《迟来的夏天》灵感来自于周边的同事或者朋友,他们整天吵吵都过了五一怎么还这么冷,还脱不了秋裤。所以当早晨看到新一轮疫情通报时,灵感来了,我把迟到的夏天的寒凉与反反复复疫情带来的寒凉作为两条线来写,半天时间,一蹴而就。灵感来自生活,细节也来自生活,我的散文凡写到的人和事都是真实生活的再现,是平时观察和积累的结果。

     月下疏影老师你看上去是一个快乐的人,因为你在采访中不问我写作之辛苦,却问有什么乐子,足见你是个喜欢找乐子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人,冬天下雪看见人家滑到,都会不厚道地笑个不停。其实,写作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但凡遭到领导表扬时,领导都会说:“文字工作是个苦差事,很不容易。”然后,还要说不仅苦,还要耐得住寂寞。但是,当你真正喜爱写作、融入写作之后,会发现这是个由苦及甜的工作,痛并快乐着。写作最大的快乐就是写不下去了,扔到一边,三天后又一气呵成了,这时我常常是暗自服自己,偷着乐半天。我的《海的味道》就是这样完成的,先是踌躇满志地立题、下笔,结果一个自然段后就写不下去。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忽然想清楚了,立马写成,这个时候是快乐的。我在散文创作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独自的文风,就是字里行间有着淡淡的幽默,跳跃着一些快乐因子。散文《当年,我是カ工》,真实记录了我早年的装卸工生活,那是一段非常苦累的日子。一米七八的个头,只有107斤的体重,干装卸工,这有多苦?重点高中毕业,“饱读诗书”的大学漏被安排在这么艰苦的岗位上,心有多苦?但我的散文却是诙谐幽默、轻松自如,我不想像个怨妇对着读者诉苦,我要展示的是一种昂扬的精神,一个快乐的生活,传导快乐,喜剧人生。再比如,随笔《哑然失笑》撷取疫情下生活的三个片断,写出苦中作乐的现实,能不能达到含泪的笑,我不知道,但试图做到这一点。

    我在写作时,有时都能把自己逗乐,比如在《绵薄之カ》中写到:有的时候,跟着马车走了好远马才翘尾巴,正要铲起,却杀来另一组小伙伴要分抢这一串,我们急眼了,一边快速铲粪,一边高声喊着:“我的,我的。”现在想起来,似乎喊错了,应当是“马的”,“我的”积肥用了。这段,我自己先乐了半天。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不是什么作家,就是一个爱好者,既然写成的文字是给大家看的,那就让大家看得舒心,看得快乐,不是说笑比哭好吗?

月下疏影:写作的人常常会在作品中融入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不足为奇。就如我的有些作品,我是流着泪写完的。有些作品在编发后倒回来读,都会忍不住发笑。之所以向老师讨教创作中的喜乐事,是我觉得笑比哭好。试问有几人的生活能是一帆风顺,平坦而光明的呢?生活是一面镜子,我对它笑,我才能看到它的笑。苦并快乐着,这就是生活。

小猪她爸:我也喜欢笑着面对生活,所以我的文呈现出一种轻幽默、轻诙谐,这也使得文看上去不那么厚重悲情的,所以也就成不了绝品文,嫌我嬉皮笑脸,哈哈。

月下疏影:如此说来,我们到有些相同之处(恕我高攀)我的很多文字都是在和群友(朋友)们嬉笑怒骂中得来。虽也年过不惑,却还像一些小年轻人用网络用语,人物也多用群友(朋友)呢称,有时也相互起个诨名,比如拿葱的大婶,花卷阿姨等,生活嘛!就得充满烟火气。

与朱老师谈话,我仿佛拿到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只需轻轻的那么一旋,便打开朱老师的话匣子,其中各种奇珍异宝,便从朱老师的口里涌现出来。

朱老师笔名:小猪她爸,从中可以看出朱老师不但幽默风趣,还挺有父爱,他把女儿宠成了一只可爱的小猪,我是这样理解的。朱老师提及我访谈题案,为什么问他创作过程中的喜事乐事,为什么不问其中的艰辛与苦痛?我想说的是生活实苦,对于我这个没有编制没有固定工作的人更胜,但我们不言苦,因为我们有文字还有一帮喜欢文字的朋友,这是我在生活中找到的田,我对生活笑它对我也就笑了。

小猪她爸老师:老师的这句:“我对生活笑它对我也就笑了。”我超级喜欢。我想,人这一辈子,不论是高贵的、卑微的,还是伟大的、平凡的,都有故事,或成功,或失败,或欢喜,或愁苦……以文字的方法记载,以文学的方式写出,与人分享,这大概就是荷锄文字间的全部意义。

荷锄扶犁,意气风发。“江山”是沃土,我和芸芸“江山人”都是勤奋的“农夫”,深耕细作,种豆得豆,其乐融融。再次感谢月下疏影老师,感谢江山编辑部。

 

记者手记:就报江山机载,接到江山记者部快乐老师的安排,我便要来朱老师的通联——一把打开宝藏的钥匙。朱老是个很随和很健谈的人,我用这把钥匙打开了,周老师的宝箱。我翻箱倒柜倒出了这么多金银细软,顿时眼前一亮,我在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我就把这些宝贝整理亮出来,让江山的文友们一饱眼福。

与周老师谈话是轻松的,只要你理出一个提案,他仿佛知道你要的结果,所以毫不保留的把他所想到的都写出来,一并呈现在你的眼前。这期访谈也很轻松,当初我还在担心我最近脑袋里生锈,写不出好的文案来。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周老师的百宝箱里很多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

再次感谢朱老师的大力支持与奉献,感谢江山记者部给我的这次机会,也感谢江山所有的文友们。最后祝福朱老师及所有江山的文友们,妙笔生花,健康快乐。

共0页 0跳转